广孝脚下的火焰不是凡品,转眼之间,水底冒出一双枯手就被烧成了两支焦骨。就在广孝弯腰准备将焦骨的主人提上来得时候,原本在水面四处漂浮的死尸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到了他脚下,围绕在火焰的外围。等到广孝发觉的时候,他的四周已经布满了浮尸。  “控尸术……你们不是以为就凭几个死人就能把我怎么样吧?夷人就是夷人,想法还真是简单……”广孝暂时放弃了藏在水底的巫祖,转头看着四周越聚越多的浮尸,又是咯咯的一阵怪笑...

  吴勉本来就憋着一股气发作不出来。而老家伙归不归却一反常态,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撺掇。不过他说的多少也有些道理,这一路上见到过几处针对他的关卡,但是却没有见到一个守关卡的人,而且根据凌乱得现场就能明显感到这些守关卡的人离开的时候都很匆忙,甚至连食物和饮水都没有来得及带走。  一个想要回去报仇,一个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顺便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便宜。两人一拍即合,由归不归带路,走了一...

  见到石槽里面的怪鱼之后,吴勉愣了一下,归不归以为他不识怪鱼的出处,刚想要嘴贱卖卖学问,没想到吴勉回头看了他一眼,嘴里面蹦出来两个字:“嬴鱼—”  “嗯?嬴鱼你都认得。”归不归很是诧异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有些倚老卖的继续说道:“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多少还有点见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激灵了一下,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改了口,说道:“……见识广博的嘛”  吴勉不再理他,转眼继续看着躲...

  不用归不归提醒,刚才吴勉将匕首从心口处拔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开始他还没有在意,以为这是自己失血过多的表现。但是现在经老不死的归不归这么一提醒,吴勉暗中调试了经脉中的气息,本来运用自如的气息,现在竟然连提都提不上来。甚至连那颗种子的气息都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看到吴勉终于有了反应,归不归做出来一付高深莫测的样子,诡异的一笑之后,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现在要是我老人家说你...

  开始还只是偷偷摸摸的小范围传播,后来看到大方师不跟他一般见识,归不归便直接添油加醋的见人就说,不管是真是假,甚至有些他自己的事情都按在了徐福的身上。终于,徐福被惹毛了,大方师将归不归踢出了方士的门墙。就这样归不归索性破罐子破摔,虽然出了方士的圈子,但是他也有大把的徒子徒孙孝敬。衣食不愁之余,他竟以败坏徐福的名声为终生职业,开始大规模的造谣散布不利于大方师名声的事情。  在这之后不久的一天,归不...

  被‘林火’暗算之后,吴勉本来打算先做出一付要逃走的样子,等到‘林火’到了身后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对他全力一击。吴勉是本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他的优势就是迅速恢复伤势的变态体质,只要不是斩首之类的致命伤,基本上都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恢复。  而藏匿在林火身体里面的巫祖也怕吴勉丧命,而且从两人的魂魄不能融合来判断,林火的身体八成已经开始排斥巫祖的魂魄。只要吴勉一击得手之后,最耽误不起时间的反而就变成‘林火’...

  最后巫祖彻底的放弃了,“咣当”一声,有些恼怒的将铜盆扔到了地上。一转眼,冷冷的看着林火,那冷若冰霜的眼神让林火不敢直视。就这么盯着半晌之后,巫祖才冷冷的说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失去继承巫祖的能力?”  林火听到之后不亚于五雷轰顶,他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下一代巫祖。想不到到手的巫祖都会得而复失。变成长生不老之身带来的喜悦,转眼就被抵消的干干净净。在林火看来,他宁可不要这长生不老的体质,也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林火也消失了一段时间,不过他在消失之前,安排了村寨的长老照顾吴勉地饮食。而吴勉也没有再次贸然去寻找地图标注的位置,结合了林火和村寨长老描绘的当地地图判断可能的位置。他之前两次在森林中寻找的时候,曾经有过地图的位置就在附近的感觉,但是来回找了半天也还是一无所获,时间久了,就连刚才的感觉都开始慢慢变淡,直至最后消失。  吴勉对照着几副地图来回的比对了无数遍,不比较还好,有了参照...

  林火一直到当天下午才从宿醉中醒来,就在他头晕脑胀睁开眼的时候,突然看到吴勉正坐在他的床边,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见到林火醒过来,吴勉说道:“还以为你当了巫祖之后才能行醒过来”林火还没有完全清醒,他眼神迷离的看了吴勉半天,想要说点什么,无奈脑中一片空白,张了半天的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酒还没有醒……”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火,随后他右手的拇指、食指向内一弯,就在两指尖交界的位置“兹兹”...

  迎巫祖的地点就在吴勉到达苗寨之前见到的水潭边。吴勉三人到了的时候,当地已经挤得人山人海。这里好像在举办什么盛大的聚会一样,几千个苗族男子围在水潭边上,千百个苗族女子坐在外围,对前面的男人指指点点有说有笑的。  林火在这些人里面很是有些威望,他到了之后,坐在水潭边上的几个苗族汉子纷纷起身,用苗语交谈了几句之后,竟然纷纷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林火推让了几下,反被其他几个苗族汉子按得坐了下来,那几个...

  从那天起,每过一两个月,老亭长的白发小哥就会下山,到山脚下唯一的饭馆里面白吃他一顿,再带着几十斤的干粮肉食回山。直到两年之后,一连等了三四个月的老亭长却再没见到白发小哥的踪影。  就在老亭长以为白发小哥死在了燕山上,半是唏嘘半是窃喜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苗疆。两个月之前,他就将所有竹简上面记录的术法融会贯通,决定离开这里,去寻找下一个地图之前,吴勉心中略有不安,再次检查了这个山洞之...

  就在徐福写的字下面,有一串二十多个拳头大小的石洞。这些石洞一个一个浑然天成,没有一点手工打造的痕迹。每个石洞里面都摆放着一卷竹简。  吴勉拿起来一卷竹简,打开只看了一眼,目光就陷在竹简里面出不来了。竹简里面记录了几种术法的使用方法,这些术法别说是吴勉,就连那位方士总管大人也是闻所未闻。不过就算总管亲眼见到了,也没有实力将竹简上面的术法施展出来。  看了半晌之后,吴勉又打开其他几卷竹简。里面无一...

  始皇帝的仪仗离开沙丘城的那一天开始,天空就下起了大雨。瓢泼大雨一连下了三天,第三天深夜更是到了极致,伴随着闪电,大雨倾盆而下,看着就像是天上漏了一个口子,将银河的天水倾泻下来。  沙丘城外一座刚刚垒起的土包被大雨冲垮,在雷鸣中露出来一具浑身赤裸的尸体。当这具尸体重见天日的同时,天空中的闪电也开始向这个位置集中。  “咔!”的一声巨响,第一道闪电打在赤裸的尸体上。尸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第二道...

  来人跑到方士总管的身边,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的吴勉和周围的众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趴在总管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还没等这人说完,总管大人的脸色已经变了,他盯着来人说道:“你出来几天了?仪仗这时候应该在什么位置?”  来人转到总管大人的身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小的是今天早上接到飞鸽传书,密语上说仪仗已经从平津出来了,按着日子和路程算,总管大人快马往沙丘去,只要马快,大人第十日会在沙丘城汇合仪仗...

  徐福说到这里,吴勉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说道:“这么说外面那几个白头发的都是吃了这不老丹药,体质发生了变化,头发才变白的吧?”  徐福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包括我在内,但凡服下不老药改变体质的人,身体机能都会保持在服药的那一刻,外伤的恢复能力远超常人,只是发色都会变白。这也是算是服药之后的共性了。”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吴勉微微的叹了口气,同时将药丸藏进了袖筒之中。这个...

  被叫做广悌得白发女人之前就和广孝有些恩怨,她回头冷冷的看了广孝一眼,本来垂到腰间的白色长发慢慢地向四外飘散开,这个动作让她身边的三人脸色大变,除了广仁之外,广孝和剩下一个白发男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站定之后,广孝脸上的表情还是阴阳不定,看的出来,他对广悌的举动非常的忌惮,犹豫了一下,广孝又斜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广孝的身后,才止住了脚步。  广仁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广悌,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广孝和...

  这时的李斯再没有一点丞相的威仪,他挣扎着匍匐在地,好不容易爬起来之后,对着徐福施了大礼。这还是因为大惊之下短暂失声,才没有开口向大方师谢罪。不过徐福的脸上却显得有些落寞,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陛下不可一日无丞相”说完之后,他挥手叫过自己的两个弟子:“丞相大人的身体微恙,你们俩跟随丞相大人的仪仗回咸阳,一路上要小心照料丞相大人,不可以有丝毫怠慢……”  打发走李斯之后,一直...

一九八一年,江西武功山腹地。一个隐藏在血红色树林中的山洞前,一个一身白衣,看着只有二十来岁却是满头白发的男人,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对面笑嘻嘻的胖子。用带着棱角的语气慢悠悠地说道:“能找到这里来也算你废了些功夫,不过真的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我一定会跟着你去那个民调局。就凭你说你叫高亮吗?你又不是我儿子,干嘛让我替你操心。”  “一个称呼而已,只要您能跟我回去,随便叫我什么都成。哪怕是跟您的姓叫吴亮呢,只...

各站点账号不通用,请注意区分,谢谢关注
歌曲 - 歌手
0:00